小一生被惊所困 上学哭不停

正文
小一生被惊所困 上学哭不停 不再困扰——在学校裏,「番茄」一想起妈妈,就哭起来。透过认知行为治疗,番茄现在不再被困扰了!(作者提供)小一生被惊所困 上学哭不停 解救「番茄」——这本有关孩子焦虑的书把「番茄」从思想陷阱中救了出来。(作者提供)小一生被惊所困 上学哭不停 (作者提供)小一生被惊所困 上学哭不停 小一生被惊所困 上学哭不停 小一生被惊所困 上学哭不停

「番茄」说很害怕返学,一想到上学就想哭,不想提及任何与学校有关的人和事。

每天早上,他一边哭闹一边跟父母搏斗,半推半拉地离开家门;到了校车站又是另一番纠缠。回到课室,番茄又忍不住哭起来,由偷偷饮泣演变成放声大哭。

今天的「番茄」跟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面目无光、眉头深锁的「番茄」很不同。今天的他展现了活泼的笑容,还用轻快的语调向我娓娓道来自升上小学这几个月以来难得感受到的快乐时刻。

由起牀哭闹至上课持续3个月

在过去的几个月,「番茄」经历了他的人生中暂时最痛苦的时期。每天早上,「番茄」带着焦虑不安的心情起牀,一边哭闹一边跟父母搏斗,半推半拉地离开家门。到了校车站又是另一番纠缠。最后父母也拿他没办法,唯有亲自送他回学校。到达校门,又是拉拉扯扯、哭哭闹闹的场面。好歹回到了课室,「番茄」一面上课,一面又忍不住哭起来。由最初在课室内偷偷饮泣,渐渐演变成放声大哭。偶然会平静一下,然后思前想后,又再次哭起来。如是者,「番茄」由9月开学至11月都一直处于这个状态。父母和教师都有询问过「番茄」不想返学的原因。他只是说很害怕返学,一想到上学就想哭,不想提及任何与学校相关的人和事。

教师们起初对「番茄」也特别关爱,明白他刚升上小一,可能在适应上有些困难,也容让他「发泄一下」。但是到了11月,「番茄」仍然在上课时哭个不停,有时哭声比教师讲课的声线还要响亮,教师也拿他没办法,唯有安排他到社工室冷静一下。

父母无责骂坚持送上学

父母也试过用不同的方法应对这些哭闹场面。最值得欣赏的是他们那份坚持——无论「番茄」怎样挣扎,父母仍然坚持送他返学校,也没有严厉责骂他,只是坚定地告诉「番茄」:「小朋友是必须要上学的。」话虽如此,我可以从他俩的倦容和脸上的那份无奈,看得出他们来见我的这天已经再无计可施了……

「番茄」告诉我,他的爸爸曾经跟他一起看过一本有关「种番茄」的书。书中讲述孩子的焦虑和担心就好像种番茄一样。最初只是一粒很小的种子,你愈是给它注意,愈去给它浇水施肥,它就会结出更多更多的番茄,最后番茄多得很,不知怎幺办,甚至为自己的生活造成很多困扰,最终令自己招架不了。他觉得自己好像书中种了很多番茄的孩子,所以他就叫自己做「番茄」。

不知「惊」什幺感无助不安

那幺,我问「番茄」他最初的那一粒种子是什幺?他想了又想,然后说:「惊啰!」我又问:「咁惊咩呢?」他说:「总之就係惊。」原来他在过去两个多月一直在「种植」这个「惊」,不断地围绕着这个「惊」而「惊」,但不知道自己在「惊」什幺。我说「原来你好惊自己惊!」「番茄」说:「就是了,所以我很害怕去想上学的事。」我说:「那幺,现在是时候勇敢面对了!」

孩子有时也不明白自己为什幺会焦虑起来。而对于自己的负面情绪甚至相关的身体反应,例如肚痛、头痛、想哭等反应更是无法理解和表达出来,但又不能控制,令他们产生不安和无助感。在这个时候,家长除了要耐心聆听和接纳孩子的感觉外,同时也要引导他们从「认知」(想法)和「行为」(对应策略)两方面走出负面情绪。

文:陈颖仪(临牀心理学家)编辑:梁小玲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行为治疗:面对焦虑场景 正面经验改变看法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近发表
内容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