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废弃生活三之三】吸管微粒塑胶袋污染大循环人类食恶果

正文
【零废弃生活三之三】吸管微粒塑胶袋污染大循环人类食恶果【零废弃生活三之三】吸管微粒塑胶袋污染大循环人类食恶果【零废弃生活三之三】吸管微粒塑胶袋污染大循环人类食恶果【零废弃生活三之三】吸管微粒塑胶袋污染大循环人类食恶果【零废弃生活三之三】吸管微粒塑胶袋污染大循环人类食恶果【零废弃生活三之三】吸管微粒塑胶袋污染大循环人类食恶果【零废弃生活三之三】吸管微粒塑胶袋污染大循环人类食恶果【零废弃生活三之三】吸管微粒塑胶袋污染大循环人类食恶果【零废弃生活三之三】吸管微粒塑胶袋污染大循环人类食恶果

我记得看过这样的一段环保电视广告:用完即丢咖啡杯堆积如山,西装笔挺的男人站在旁边的悬崖高处,刚刚丢弃的杯子从垃圾山顶翻落,一个倒带,咖啡杯回到男人手里,醒目的字幕打着:每日若干咖啡杯被丢弃,少丢一个的掌控权在你手中云云。这则广告让我联想到马来谚语“Sedikit-Sedikit,lama-lama jadi bukit”,反过来说,sedikit-sedikit一样可以让山丘恢复成平地——这里说的是垃圾山。

随着社会发展脚步加疾,因为便利而生产的用品和包装充斥每一个人的生活,我们每天往垃圾桶丢弃的塑胶垃圾,如:食物包装、一次性餐具、塑胶袋、吸管、各种塑胶瓶罐等等,都在掩埋场堆积成高山,一些塑胶垃圾甚至通过河道,流向大海,污染海洋,威胁着生态。

若人人奉行年减百亿垃圾

科学家已经证实,由塑胶垃圾分解而成的塑胶微粒,不但被鱼虾蟹吃进肚子,回到餐桌上,同时也混在泥土里,飘在空气中,像抛出去的迴力镖,正返回头危害人类健康。

我们只有一个地球,保护地球环境,人人有责。做环保,其实可以很简单,只要留意少丢垃圾就行了。试想想,假如全马逾3000万人口每人每天少丢一个垃圾袋、一根吸管或一樽矿泉水瓶,我们的垃圾掩埋场一天就可少掉3000万个塑胶垃圾,以此类推,10天少掉3亿,30天少掉9亿,一年减少的份量可高达百亿,若稍加努力,每人每天少製造两份垃圾,不消50年,减少的垃圾有1兆那幺多呢!

“Sampah, Menyampah”     塑胶吸管危害生态

2017年3月,包括Carolyn Lau在内的5个人,为了推动全民醒觉运动,决定成立“Sampah,  Menyampah”社群,他们的官方面子书上这幺写着:迈向乾净、健康、不受污染以及活力十足的马来西亚。

想要建立良好环境,当然需要全民支持,“Sampah, Menyampah”期望我国人民能够有担当,为保护生态环境,养成良好消费习惯。他们的首项运动:“不要吸管” (Tak Nak Straw),目的在提醒普罗大众,塑胶吸管对生态造成的伤害,并鼓励大众拒绝使用吸管。

“Sampah, Menyampah”在配合“不要吸管”运动而剪辑出来的影片中,有个片段特别教人揪心,那是生物学家用钳子,将堵塞海龟鼻孔的吸管夹出来的血淋淋画面。

作为“不要吸管”运动推手之一,Carolyn Lau说出她的观点:“塑胶吸管有百害而无一利,它不能回收,不能被分解,这个我们只用几分钟的东西,将永远存在,危害地球环境。”

Carolyn Lau本身擅长废物利用,用过的吸管、麵包标籤、牛奶盒装,经过她的巧思,统统变成很酷的吊灯,她废物利用製作出来的6盏吊灯,曾经参与一项艺术展出。

因为在乎环境问题,Carolyn Lau才会全心投入“Sampah, Menyampah”义务工作,通过这项义务工作,她在过去一年里,结识到无数志气相投和出色的人物,对她而言,那是千金难买的经历。

部份餐厅支持不要吸管

目前,“Sampah, Menyampah”几名志工分工合作,为创造美好的社会而努力,他们当中,有人负责与在家教育(Home School)群组接触、有人从私人学校方面着手、有人当解说员、有人负责游说餐厅加入“不要吸管“运动。

他们游说过的咖啡馆和餐厅,部分愿意作出调整,其中有一家只在顾客要求下才提供吸管;另一家则在提供吸管的时候,向顾客解释塑胶吸管对环境的伤害,并鼓励顾客选择不用吸管。

“不要吸管“运动可说是针对人类陋习的革命,但凡变革必有反抗,“Sampah, Menyampah”从餐厅反馈得知,有些顾客会因为饮料没有附上吸管而勃然大怒。他们了解到,许多人爱用吸管喝饮料,故提出选用玻璃、钢製、纸张或有机吸管作为替代的建议。

为了迎合群众需求,“Sampah, Menyampah”也在网上售卖竹吸管,以赚取微薄活动基金。Carolyn Lau在她家厨房向我展示他们售卖的竹吸管:“竹吸管是有机物,可以被分解,不过清洁工作相当繁琐,我们会先清洗、蒸煮和晾乾过后,才拿出去卖。“询及竹吸管是否存在卫生问题,Carolyn Lau露出忿忿不平的表情:“很奇怪,没有人会问塑胶吸管卫生问题,大家理所当然地认为塑胶製品是乾净的,然而,塑胶真的乾净吗?假如你去留意茶室摆放吸管的位置,你会发现那些吸管很可能被污水溅过,或昆虫爬过……”

对Carolyn Lau来说,戒用吸管,简直轻而易举,她认为,人类的嘴唇构造独特,可以直接从杯子或瓶中呷取饮料,没有必要使用吸管。

正如字面上的意思,“不要吸管”运动的终极目标,就是不再使用吸管。

自携瓶罐 BYOB鼓励重複使用

BYOB店面不到正常店铺的一半,小小一家店却有宏大志向,那志向和钱没有关係,却和环保有关係。

BYOB是Bring Your Own Bottle的缩写,意思就是让你带自己的瓶罐。这家店卖的是散装清洁剂,从洗衣液、衣服柔软剂、漂白水、洗碗液、油垢溶液、地板清洁剂,到汽车清洁剂都有。小小店舖左边架子上放满一瓶瓶五颜六色的清洁剂样本;左边墙上标明价格,价格最便宜的有1公斤2.80令吉的洗碗液,最贵的有1公斤20令吉的有机消毒杀菌剂;店舖外面放了一个机器人造型的垃圾桶,欢迎路人捐献用过的塑胶瓶罐,旁边贴满各种塑胶瓶罐的小黑板写着:Reuse, Refill, Reduce;Save Earth, Save Cost。

店主王美菁曾经在德国生活过3年左右,她说:“在德国,丢垃圾要付钱,就算回收也一样,回收物件越多,付的钱越多。”为了省下垃圾处理费,她儘量自备购物袋、重複使用塑料容器,慢慢的,便养成垃圾减量的生活习惯。回到马来西亚,她见国人滥用塑胶製品,觉得很不是滋味,在四处打探散装商店的时候,她结识到BYOB绿色概念创始人Wilson Lai,开始动念为环保出一点点力。

王美菁道出创业的始末:“Wilson Lai有家清洁剂工厂,他也做自备容器的散客生意,我家清洁剂都是向他购买。”为了减轻对环境造成的负担,Wilson Lai提出“自备瓶罐”的想法,希望藉此改变顾客消费模式,他号召同样爱护地球的人成为经销商,王美菁因为具有同样理念,毅然选择在Damansara Kim这个地方,做起售卖散装清洁剂的生意来。

卖无毒清洁剂 是体力活

开始的时候,BYOB全马大概只有五六家店,但都撑不了多久纷纷关门大吉,王美菁经营这家店已经踏入第六个年头,其中的挫折感只有自己知道,她说:“清洁剂毕竟是便宜的东西,二三十块钱可以用一个月,就算常客,也不可能天天消费。我们在前面两年都在贴钱,去年开始,总算有盈利。“BYOB在最初的第一年,碰到许多反对的声音:“那时候,大家才刚刚开始热衷于回收,你忽然说,别回收了,要重複使用,没有几个人接受得了……”让她坚持下去的,是一颗想保护地球的心。

王美菁目前售卖的清洁剂,都是无毒配方,其中有一个系列採用的是有机植物成份,因为没有添加起泡剂或浓稠剂,常常让人有过于稀薄的错觉感,让她不得不妥协,稍作调整。

对娇小的美菁来说,做这门生意颇考体力:“来货时,一大桶、一大桶的清洁液搬运起来非常吃力!”不久前,她开始僱佣一名年轻员工,让他分担一些粗重的工作。

王美菁觉得,提倡绿色生活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她在店舖墙上贴着一排有关垃圾的照片,方便她叙述垃圾危害环境的故事,她的两个女儿在她的薰陶之下,也成了小小绿色斗士,说故事能手。

她希望,不久的将来,“好时光会到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近发表
内容甄选